小兔子乖乖
2500+小甜饼
激情速打

晚安❤

/

    从尤长靖开始吃减肥餐那天起,睡前量体重成为他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穿着睡衣和拖鞋站在电子秤前深深呼气,像是空气会增加重量似的,屏住呼吸。
   
    他褪下拖鞋,轻轻踏上一只脚,看着不断变化的数字,缓缓踏上另一只。谨慎得像一个仪式。
   
    电子屏显示出的数字渐渐平稳,最后保持在一个他不愿相信的重量。尤长靖皱了皱眉头,从秤上面跳下来。拖鞋被他随意的踩在脚底。
   
    “坏了吧?”他一边小声嘟哝着一边蹲下身,试探着按了按电子秤的承重位。屏幕上的数字随着他的手劲儿灵敏的跳动,尤长靖皱了皱鼻子,把电子秤举起来仔细看了看。
   
    看起来似乎是没什么问题,为什么量起来不准?
   
    尤长靖想了想,索性扳下开关,把电池抠下来再重新安好。
   
    他再次踏上电子秤,屏幕上是与之前相差无几的数字。尤长靖皱着眉跳下来,等数字显示屏灭掉,又屏着息踩上去。
   
    反复三次,都是同样的数字,尤长靖很不甘心,蹭蹭的跑过去把窗帘挡上,将自己的睡衣睡裤脱个干净,直到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棉质裤衩。
   
    他又踏上电子秤,屏幕上的数字再一次令他沮丧。
   
    奇怪嘞。明明就有瘦啊,怎么还是这么重?
   
    尤长靖满腹委屈,光溜溜的站在电子秤上,对着面前的穿衣镜上下打量自己的身材。
   
    明明就瘦了啊!为什么在重量上就体现不出来呢!
   
    尤长靖很气愤。
   
    林彦俊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时候就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尤长靖只穿着一条裤衩,在镜子前“搔首弄姿”。
   
    Crazy man!
   
    林彦俊走过来,疑惑的问,“你在干嘛?干嘛不穿衣服?”
   
    “我量体重啊。这个秤好像是坏了!”尤长靖苦着脸抱怨,“我吃了好多天减肥餐还一直在运动!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林彦俊无语,擦着头发正准备走开,尤长靖眼珠一转,突然张牙舞爪的扑上来扒掉林彦俊的睡袍,无视林彦俊诧异的目光,“咣叽”一声推他到体重秤上,“你来你来!”
   
    林彦俊:……
   
    他看尤长靖刚刚的架势还以为自己今晚要贞操不保呢。
   
    尤长靖的注意力全在体重秤上,看到显示屏上的数字,非常沮丧的泄了气。体重秤完全没问题。林彦俊体重比之前量得甚至要轻一点。
   
    尤长靖苦着脸,被迫接受了现实。
   
    “什么嘛!减肥餐有什么用!”尤长靖插着腰,气鼓鼓的抱怨。
   
    林彦俊打量他两条白生生的腿,“你已经瘦很多了,再瘦下去不好看。”
   
    平时cue体重是cue体重,尤长靖动真格的减肥,他却是最心疼的一个。
   
    尤长靖不赞同的说,“才没有。”低着头来回打量自己。过度的低头使他削尖的下巴后面聚集了一点小肉,白嫩嫩肉乎乎的缀出一小块。
   
    尤长靖脸上的肉肉不多,下颌优美精致,双下巴不太常见的。
   
    因为难得,反而更可爱。
   
    林彦俊越看越心痒,忍不住到他的双下巴上揉了一把,毫不意外的得到了白眼一枚。
   
    尤长靖正为体重忧心,揉他的双下巴可不是火上浇油么?
   
    尤长靖轻飘飘的眼刀可吓不到制霸,林彦俊丝毫不知收敛,手指勾着他的下巴,像爱抚猫咪一样,轻轻挠了挠。
   
    可惜他搞错了品种。尤长靖才不会像猫咪扬起下巴蹭他的手,也不会发出“咕噜咕噜”舒服的呻吟。他眉头紧锁目露凶光,对着林彦俊的手指就是狠狠一口。
   
    “哇!你是狗么?”林彦俊痛到叫出来,蜷着手指吼他。
   
    尤长靖笑得见牙不见眼,小兔牙在心形唇里耀武扬威,“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吼——” 
   
   佯装凶狠的低吼完全没用。林彦俊忍不住的笑,老天野,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刚cue完自己是兔子,又皱着鼻子学着炸毛的猫。
   
    他到底在犯什么傻啦!
   
    完全不凶还超级好看。
   
    怎么办?林彦俊更觉得他可爱了。
   
    林彦俊对尤长靖伸出罪恶的手,尤长靖脚底抹油一下子跑开了,回头又给林彦俊一个鬼脸,“抓不到我!略略略略略。”
   
    林彦俊不知道怎么也跟着幼稚起来,一边吼着,“你给我过来,刚刚咬我是白咬的么?”一边去抓他。
   
    两个人只穿着内裤的人在房间里追逐打闹,这种场面恐怕也只有幼儿园能见到了。
   
    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陈立农的声音传进来,“没有锁门吼?我进来了哦!”
   
    林彦俊的“等一下!!!”还没来得及冲出口,房间门被“咔”一声打开了。
   
    两个光溜溜的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陈立农:……我好像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对不起打扰了!”他赶紧闭上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等一下!”制霸伸出尔康手,想解释一下,又无语凝噎。
   
    眼前这个状况要怎么解释比较合理?在线等,挺急的。
   
    超级农农尴尬的挠了挠鼻尖,尽量不去看只穿着内裤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啊……就是坤坤点了外卖火锅,问你们要不要一起来吃……”他机智的脑袋转了一下,善良的解围道,“要不……你们聊,我先走了?”
   
    林彦俊哪还敢“继续聊”,放任超级农农一个人回去,这事传出去不知道变什么样子。他一把抓过尤长靖扔在地上的睡袍,“走走走,去吃火锅。”
   
    陈立农看纹丝不动的尤长靖,“长靖你不吃么?”
   
    尤长靖翻白眼,“快走啦!我减肥!”
   
    哇偶!这个火气够大的!
   
    林彦俊一边系睡袍带子一边想,上次他一身火锅味回来尤长靖就气得不行,再加上今天“裸奔”被围观的帐,一会儿想进门怕是要用一点“小巧思”。
   
    林彦俊关上门,想着里面正生闷气的恋人,回头看了一眼陈立农,超级农农马上表态,“我知道啦。今天的事我不会说的,和坤坤也不说。”
   
    林彦俊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嗯,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
   
    /
   
    蔡徐坤订了超多的肉和菜,大家吃到满足,还余下很多。林彦俊完全不用客气,用清汤锅涮了一点蔬菜和鱼丸打包带回去。
   
    门果然紧紧锁着,林彦俊一边敲门,一边喊他,“尤长靖!开门!”
   
    尤长靖的声音隔着一道门洪亮的传过来,“尤长靖睡着了!尤长靖不在家!尤长靖没听见!”
   
    你看。制霸也逃不掉被锁门后的命运。
   
    “你不给我开门吼?尤长靖?”
   
    屋里没有回答,林彦俊想了一晚上的小巧思终于发挥作用,他敲着门,洪亮的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
   
    还没唱完,门“咔”一声开了,尤长靖一把将他拽进房间,脸上红彤彤的,“你干嘛!不嫌丢人?”
   
    林彦俊举了举手上的袋子,“火锅,吃不吃?”
   
    香气四溢的食物令尤长靖的喉结滚动了两下,他强撑着最后一点余怒白了林彦俊一眼,“我减肥减不掉都是你的功劳。”然后就接过袋子迫不及待的打开,嘴巴里还要逞强,“下次再这么晚出去吃火锅,你就去和农农挤吧,我一定不给你开门。”
   
    林彦俊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上次他也这么说的。但尤长靖这个人哦,就是嘴硬心软。
   
    尤长靖咽下最后一个鱼丸,满足的长长舒了口气。
   
    林彦俊问他,“吃饱了么?”
   
    尤长靖不觉有异,乖乖点头,“吃饱了。”
   
    林彦俊勾起一个坏笑,“那你可能需要运动一下。”
   
    正吮着手指上的汤渍的尤长靖瞬间僵硬。
   
   
   
    第二天,林彦俊总结了一下规律。
   
    兔子不能当猫养,猫咪被挠下巴不会挨咬反而会得到撒娇,兔子被挠下巴可是会咬人的。
   
    林彦俊拿起咖啡浅浅抿了一口,拿着杯子的手上印着一排新鲜的牙印,大板牙的位置尤其的深。
   
    林彦俊看了看旁边挥舞大板牙正在凶残啃玉米的尤长靖,摸了摸手上的牙印。
   
    兔子的话,还是拎耳朵比较有用。
   
    林彦俊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尤长靖。
   
    被棕色卷发遮挡住的红耳朵上,两个精致的牙印,深藏功与名。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双下巴什么的都是我瞎掰的。我们柚已经这么瘦了怎么可能有双下巴!

求求柚别减肥了,当妈的都希望自己儿子白白胖胖健健康康。

小柚多吃点吧,好好养胃,好好照顾自己,一个母亲卑微的心愿。)

热度(1511)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