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biu

HDDP_WebX先锋炮手

‖独孤求日!

【长得俊】感冒


  3500+一发完小甜饼
♡你将收获一个年下小奶狗台南嗲精林林酱,和一个宠弟狂魔温柔甜心柚子酱
♡傻fufu的小情侣日常
♡站定59不动摇。攻受是不可能逆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逆的
♡dbq 接下来是大型ooc现场 我先滑跪一下
♡dbq 尤其是制霸人设的崩塌现场 我再滑跪一下
   
    灵感来自于戳我
   

    林彦俊感冒了。原因说起来有点可笑,他被尤长靖传染了。
   
    这几天天气凉,尤长靖仗着自己肉多保暖没有好好添衣服,一不小心就被寒流侵袭光荣中招了。好在他身体素质一向不赖,症状不是很严重,只有点轻微的鼻塞。
   
    尤长靖老老实实吃了感冒药,又喝了很多温水,想着大概明天肯定会好,就没有和林彦俊多嘴。
   
    然而,命运是很会捉弄人的东西。当晚,林彦俊压着尤长靖亲嘴的时候,一向很纵容并很享受的尤长靖突然无缘无故的剧烈挣扎起来。
   
    林彦俊皱着眉一脸不爽的抬头问“你干甚——”,“么”字还没讲完,身下的人皱着鼻子冲他的脸打了一个巨响的喷嚏。
   
    “啊啾!”
   
    口水像花洒一样兜头喷下,正中靶心,林彦俊英俊的脸全面受灾,伤亡惨重。
   
    洁癖晚期的林制霸瞬间僵硬,看着尤长靖同样愣住的脸,满脸的难以置信,连骂人的话都梗在喉咙里,震惊到失语。
   
    尤长靖一下子反应过来,一骨碌从林彦俊身下爬起来,一边一迭声的说“对不起”,一边去捞放在床头柜上的纸巾盒,一回头, 林彦俊仍然僵硬的撑着手臂伏在床上,眼神呆滞,脸上都是口水印子,刘海被喷湿了一缕,滑稽的挂在额前。
   
    纹丝不动,震惊到灵魂出窍。
   
    “噗—咳——”尤长靖想笑却不敢笑,用咳嗽声掩盖方才溜出嘴巴的一声窃笑,一边忍笑忍到肚子痛,一边拿湿巾给他擦脸,“林彦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林彦俊僵硬的扭头,尤长靖心虚的咳了一声,忍着快冲破喉咙的笑声,干巴巴的解释,“我有点感冒了……不是故意的……”
   
    林彦俊看尤长靖一直抽搐的嘴角和帕金森一样发着抖的手,冷嗖嗖的说,“你想笑就笑吧。”眼神却在说,你敢笑一个试试。
   
    尤长靖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又马上收回去,“我不是我没有噗嗤——”
   
    林彦俊的眼珠子一寸寸的转向尤长靖不受控制的嘴巴,眼角抽搐了一下,尤长靖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滚在他身边蜷成一个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林彦俊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彦俊瞳孔一缩,“什么?”
   
    尤长靖的求生欲彻底出走,捂着笑痛的肚皮打着滚花式火上浇油,“我说你好可爱哈哈哈哈哈你刚刚真的超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彦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胆子real大。
   
    林彦俊狠狠的咬牙,将笑成一团虾子的尤长靖锁进臂弯与床之间狭小的空间里。
   
    视野一下子暗下来,尤长靖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危险,一转身,迎面就是林制霸炽热的目光。出走的求生欲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他一秒收了笑声,试探着推了推林彦俊的肩膀,“啊……我会传染你的……今天就不了吧?”
   
    现在求饶显然是晚了点,林彦俊邪魅一笑,高挺的鼻子蹭了蹭尤长靖的鼻尖,“我抵抗力很好,不牢尤老师费心了!”而后恶狠狠的吻下去,在尤老师“愧疚”的安抚下,度过了很美好的一夜。
   
    事实证明,flag不能随便立,第二天,林彦俊就惨遭打脸了。
   
    他感冒了。
   
    身上像压了座大山,重到呼吸困难。全身发冷,皮肤却是滚烫的,鼻塞,头痛,喉咙痛,身上也一直酸痛。
   
    林彦俊费劲的爬起来,后脑勺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眼前一阵阵发晕。他“嘶”了一声,捂着脑袋停下动作。
   
    “尤长靖?!尤长靖?!”他在空荡的卧室高声喊了几句,没有得到回应,一转头,看见一个粉色的便签纸贴在台灯上。
   
    “To林彦俊
   
    我今天有工作,下午回来。你多睡一会儿,早饭在桌上,记得热热再吃!爱你❤”
   
    林彦俊强撑着看完,只觉得头痛得要爆炸了,一点都动不得,他慢慢躺下,拿过手机,给尤长靖打电话。
   
    长长的一段响铃过后,温柔的女生提醒他,“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身体带来的不适令林彦俊的心情也变得脆弱,他心里冒着委屈的气泡,再次拨通了尤长靖的电话。一阵长长的铃声过后,终于被接听了,周围有点嘈杂,不断有人和尤长靖说话,似乎很忙,“林彦俊?怎么了?刚才在忙,没有听到。”尤长靖的声音听起来活力满满,感冒已经完全痊愈了。
   
    “我生病了。”林彦俊吸着鼻子说。
   
    “嗯?怎么了?有发烧么?”那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担忧,紧接着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尤长靖紧张的问,“你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人都有这种心理,尤其是小孩子,当感到被关心被疼爱的时候会变得格外脆弱起来。林彦俊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声音里有自己察觉不到的委屈,“有吧,大概38度这样子。我觉得很冷,头很痛,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尤长靖心疼得不得了,工作人员又一直在催,他看了看时间,为难的说,“我还要待一会才能回去,医药箱在柜子里,你先量一下体温,再吃一点药,我尽快回去,好不好?”
   
    “一会是多久?”林彦俊不依不饶的追问。
   
    “一个小时?”
   
    “太久了。你男朋友现在很需要你。”林彦俊缩在被子里,故意吸吸鼻子,难得一见的孩子气。他瓮声瓮气的说,“尤长靖,我很难受,你要快一点回来。”台湾腔因为鼻塞变嗲五百倍。
   
    “好好好,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尤长靖确实很担心。家里就林彦俊一个人,天气这么冷,还发着烧生着病。好在他这边工作不算紧急,应该可以请两个小时假回去看一下。
   
    尤长靖急匆匆回到家,屋子里很安静,早上准备的早餐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连牛奶都没有少半口。
   
    尤长靖更担心了,两步跑过去打开卧室门,就看见林彦俊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只嘴巴和鼻子那里留下一个呼吸用的小口,已经睡着了。
   
    桌子上放了一只体温计和一板少了一片的退烧药,尤长靖拿起体温计一看,38°2,烧得蛮厉害的。
   
    尤长靖赶紧把粥热上,趁着煮粥的空档,倒了点温水,准备两条温毛巾,然后将汗津津的林彦俊从被窝里面挖出来。
   
    林彦俊刚睡着就被打断,原本有点想发脾气,一看尤长靖担忧的目光,又慢慢熄了火,只软绵绵的倚着尤长靖,用自己汗湿的额头蹭尤长靖的掌心。
   
    喉咙痛得很,不想讲话。
   
    “是不是没有吃饭。”尤长靖轻轻将他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用温毛巾擦拭林彦俊汗湿的脸,“吃药之前要吃饭啊,会胃痛的。你之前怎么教育我来的?怎么自己生病就忘了?”
   
    “喉咙痛,没胃口,吃不下。”林彦俊闷闷的开口,或许是没有力气的缘故,嗓音有点沙哑,又轻又软。
   
    他的虚弱激起尤长靖的无限怜爱,不自觉的将语气放软,“不可以不吃东西,我煮了白粥,喂你吃一点,吃完再睡,好不好?”
   
    林彦俊不太高兴的沉默了一会儿,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尤长靖扶他慢慢坐起来,快步去厨房盛一点粥出来,坐在床边耐心的吹凉。
   
    “啊——”
   
    被当成小孩子照顾的林彦俊嫌弃的皱了皱鼻子,还是配合着张开嘴,吃下满满一勺白粥。
   
    一小碗白粥很快见底了,尤长靖将碗放回桌上,去准备温毛巾将林彦俊从头到脚擦一遍,干干爽爽的包回被子里。
   
    之前吃下的药物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林彦俊的脸色好了很多,额头也不那么烫手了。
   
    尤长靖用保温杯装好温水放在床头,又准备了两样药品,用林彦俊的手机订好闹铃。
   
    “我先走了哦。”
   
    林彦俊马上抬眼看他,眼神里的控诉有点扎人。
   
    尤长靖不知道怎么有点心虚,“我会尽快回来的。”
   
    林彦俊的表情一瞬间垮下来,头一扭,背对着尤长靖蜷成一只虾米。
   
    “彦俊?俊俊?宝宝俊?宝贝?”尤长靖一连改了好几个称呼,林彦俊都窝在被子里纹丝不动。
   
    好像是生气了。
   
    是啊,他上次生病,林彦俊是推了所有工作陪到他痊愈才放心的。
   
    尤长靖想了想,掏出手机打电话,“您好,我想和您请个假。”
   
    窝在床上的人没有出声,但藏在黑发下面的耳朵动了动。
   
    他在偷听呢。果然还是很在意。
   
    幼稚鬼。
   
    尤长靖心里笑了笑,背过身去,对着手机那边的人温声说,“我爱人生病了,离不开我,我想请个假照顾他一天,明天我会把进度赶上的,您看可以么?”
   
    发着脾气装睡的林彦俊听到“爱人”两个字,一下子活跃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尤长靖。
   
    尤长靖专心致志的和老板客套,只留给林彦俊一片背影。
   
    交谈似乎很顺利。尤长靖语调愉悦的一迭声说着谢谢,满意的挂了电话,一转身,就被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道一下子拉到床上,温热的身体挤进他的怀里。
   
    “我不是故意要你请假。”林彦俊毛茸茸的脑袋抵着尤长靖的下巴,灼热的呼吸一缕缕的扑在他的脖子上。
   
    “嗯,我知道。”尤长靖听他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挽住他的肩膀,将他更紧的抱进怀里。“没事啦,我本来就应该好好照顾你的。”
   
    平时再怎么酷再怎么成熟稳重的人,生病的时候也只是一个需要温暖关怀的小孩子。他得了他这么贴心的照顾,也应该好好的将温柔体贴回馈给他,更何况,他还比自己年纪小呢。尤长靖费力的将大个子的宽肩纳进自己怀里,第一次有了做哥哥的实感。
   
    被一直信任且依赖的人依赖,感觉有点奇妙。
   
    林彦俊不常示弱的,可是被他需要的感觉,真的很不赖哦。
   
    感受到宠爱的林彦俊又来一股赖皮劲儿,扯着虚软的台湾腔不依不饶的说,“今晚就这样睡,不许放开我。”
   
    他将脸埋进尤长靖的颈窝,轻轻吻了吻他的锁骨,“还有,爱人这个称呼,我很喜欢。”
   
    尤长靖安抚的拍拍怀里的大个子,“你本来就是我的爱人啊。”
   
    虽然现在看起来像个爱撒娇的小孩子。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评论(74)

热度(1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