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骗子
   
    激情速打小甜饼

♡你的奶糖友情出演
♡全是假的,不要当真

   
    我叫傅奶糖,一个母胎solo的半吊子写手。
   
    母胎solo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匮乏的感情生活难以支撑我写出动人的爱情故事,所以,机智的我需要其他方式获得灵感。
   
    最近,我经常去迷途club听一位叫做小柚的驻唱歌手唱歌。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每天都去。我是他的脑残粉。我爱他(。>∀<。)
   
    小柚不是那种通俗意义上的“帅哥”。他个子不太高,也不太瘦,看起来圆溜溜的,很Q弹。脸颊上有点肉肉,但不影响他五官的好看。他有一头弯弯卷卷的栗棕色头发,皮肤雪白雪白,眼睛大而明亮,眯着眼睛笑的时候还会露出一对可爱到爆炸的小兔牙,萌到我心碎!
   
    但作为一个深沉内敛成熟稳重的(半吊子)写手,我需要澄清一下,我并不是因为他的外貌而喜欢他!我们可爱的小柚是靠歌声征服世界!
   
    小柚的嗓音是公认的人间极品,清澈干净,温柔缠绵,唱苦情歌的时候尤其让人心碎。
   
    我听他微哑着声音唱《后来》,“后来,我们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我听他含着眼泪唱《我怀念的》,“记得那片星空,最紧的右手,最暖的胸口,谁记得?谁忘了?”我听他皱着眉头唱《你就不要想起我》,“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他唱得太痛,太苦,太遗憾,仿佛失去了一切,孤立无援,悲伤到世界末日。
   
    一曲结束,我常被感动到泪眼朦胧,可他却经常笑,泪光莹莹的,眨着眼睛微笑。
   
    我难以描述那是怎样的笑容,苦中带着酸,酸中带着涩,涩中透着甜。又甜蜜,又遗憾。于是我哭得更伤心了。
   
    不瞒你说,听他唱歌的这个月,贫穷的我多花了整整20块的纸巾钱。
   
    他的歌声里面有一个凄美动人的故事。稚嫩而锋利的少年不懂经营爱情,等到彼此伤透被迫分道扬镳的时候才意识到错过的是真爱,但天涯路远,失散的爱侣只能在对彼此的怀念中蹉跎一生。
   
    我想,小柚一定有过一段刻骨铭心求之不得的爱情。
   
    我文思泉涌,迅速写了一篇虐恋情深文,并在某网站上小小小小小小小火了一把。
   
    但现在我知道了,小柚就是个骗人眼泪的小骗子。
   
    起因是这样的,今天的我一如既往地来听他唱歌,一如既往地被“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感动得哭花眼妆。正当我低头抹眼泪的时候,一块洁白的手帕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我睁大自己糊掉的卡姿兰大眼睛,发现对面站了个高个子下垂眼的青年。
   
    “你好。”他对我报以善意的微笑。
   
    我戒备的看着他,压住自己放在吧台上的iPad,并护紧自己只有100块现金的小包包,“我不认识你……”
   
    不怪我戒备,我真的还没有漂亮到可以被帅哥搭讪的地步。
   
    “我认识你。你喜欢小柚对吧?”他笑眯眯的,指了指我压在掌下的平板电脑,“我有看过你写的小说,呃……以小柚为原型的那一篇……”
   
    我看着青年单纯清澈的眼睛,回忆着自己写的18禁脆皮鸭文学,忍不住老脸一红。
   
    他看了看台上唱得正嗨的小柚,笑着说,“你好像对他有一点误解。这家伙虽然唱得很投入,但绝对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惨。”
   
    “他有一个超级帅的男朋友,在一起十年了,是初恋。”
   
    “十年?”我皱眉。如果按我猜测的年纪,他怕是八岁就开始谈恋爱了。“他多大年纪了?”
   
    青年“噗嗤”笑出声,“他啊,他94年的。”
   
    妈惹法克。
   
    我目瞪口呆。
   
    因为不喜欢姐弟恋的缘故,我对小柚从来没有过暧昧的情愫,搞了半天他居然比我还要大两岁?!
   
    哦,crazy。
   
    青年低声的笑,突然点了点桌面,朝门口看过去,“巧了,他男朋友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帅到惊天动地的酷哥推门进来,瞬间吸引了大多数人的视线。他沉着脸,满脸的生人勿近,手里却拎着一个与他冷酷气质完全不相称的粉红色小猪佩奇保温壶。
   
    青年朝他招了招手,“林彦俊!这里!”
   
    被叫做林彦俊的酷哥冷脸拒绝围上来搭讪的人,阴沉着脸走过来。
   
    青年问他,“今天没有加班哦?”
   
    “偷跑出来的,一会儿回去。”酷哥无奈的说,将保温壶往吧台上随意一搁,腕上那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腕表朝我善意的微笑。“尤长靖他嗓子不舒服,我过来送这个。”他点了点保温杯,“一会儿你去替他一首,让他过来休息一下。”
   
    青年皱了皱鼻子,好奇的朝保温壶伸手,“甚麽啦?都没有我的份么?”
   
    酷哥将他的手拍掉,带点挑衅意味说,“你嗓子又没有在发炎,也没有被无良老板逼着上台表演。”
   
    哇,怨气很重。
   
    “好吧。”长着无辜下垂眼的无良老板摊手,迅速将炮火转移给我,“这位是尤长靖的忠实歌迷哦,她还是个作家。”
   
    酷哥转头上下打量我一下,挑了挑眉,“那篇我抛弃尤长靖还把他虐得死去活来的小说是你写的?”
   
    我的后背嗖嗖冒凉风,突然不敢承认。
   
    酷哥继续说,“尤长靖看了你写的小说,气到三天没和我讲话,非说我是渣男我欺负他。”他定定的望向我,眼神很可怕,“我什么都没做,我很无辜。”
   
    我一时语结。关我什么事啦!?我也很无辜好吧!我有说过本故事纯属虚构,小柚代入感太强也是我的错么?!
   
    我很不服,但酷哥的气场太强大,柔弱的我被迫缩成一只鹌鹑,完全不敢说话。
   
    “你在干嘛啦?!”我的小天使小柚终于唱完一首歌带着满头热汗跑过来解救我,不顾酷哥臭到极点的脸色用力推了推他肩膀,“你是在欺负我的粉丝么?!”
   
    原本凶巴巴的酷哥一秒缓下臭脸,很“真诚”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我们在聊天。是吧?”
   
    “真的?”小柚询问的望向我,酷哥警告的望向我。我赶紧从小鹌鹑进化成大白鹅,雄赳赳气昂昂的点头。
   
    “没有最好!”小柚终于傻兮兮的笑开了,推了推下垂眼青年的手臂,“我好渴!陈老板,麻烦来一杯冰水可以嘛~”
   
    酷哥又皱眉,“你嗓子不舒服,不可以喝冰的。”他把保温壶推到小柚面前,“这次是冰糖雪梨,甜的。”
   
    小柚抽抽鼻子,嘀咕着拧开保温壶,朝里面嗅了嗅,突然舒展眉宇,欢乐的“哇”了一声,捧着保温壶咕嘟咕嘟喝起来。
   
    一转眼,满满一壶的甜汤被他喝了个底朝天。
   
    小柚满足的抹抹嘴巴,“太好喝了吧!!!林彦俊!你手艺好好哦~”
   
    得到夸奖的酷哥满意点头,嘴巴里还带着甜蜜的抱怨,“还不是你,总给我练习的机会。”
   
    已经在心里为自己戴上墨镜以防被闪瞎的我再一次目瞪口呆。我以为一身闪亮名牌的酷哥能去店里买或者请阿姨给做已经是极限温柔,没想到,这居然是他亲手做的!
   
    本(半吊子)写手上下打量了一下酷哥的完美身材,马上脑补到穿着粉色围裙的酷哥在厨房团团转的场景。围裙裹着他结实的胸肌,火焰映着他黑沉的眼眸,精致的脸上冒出一点小汗。他伸出舌头尝了尝汤匙里食物的味道,满意的装盘上桌,去房间里唤醒蜷成一团睡得圆溜溜香喷喷的小柚。他会一边坏坏的吐槽小柚懒惰,一边温柔的给小柚夹菜盛汤,然后对吃得圆鼓鼓的小柚露出两个圆圆的酒窝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心底鼻血狂流。这对小情侣都是什么人间极品啊!!!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写一个外冷内热霸道总裁×可爱歌手的超级大甜文!
   
    我美得冒鼻涕泡,对着酷哥和小柚“嘿嘿”傻笑,“猥琐”的目光可能让酷哥感到不适,他目光有点冷下来,微微皱眉。

    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得意忘形,心底狠狠唾弃自己,正想着要怎么和酷哥解释,一边的小柚突然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原本冷脸酷哥一秒笑出来,弹着他的额头说,“你诶,傻傻的。”脸颊上两颗深深的酒窝。
   
    哦!不让我脑补你不如杀了我吧!
   
    他们在一起谈了整整十年恋爱!居然还有这样甜蜜又温柔的眼神!我的天那!我写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这到底是什么绝世好男人啊!这到底是什么绝世甜腻小情侣!
   
    小柚不好意思的推他的手臂,“笑什么啦!幸好是在台下,在台上这样就笑死人了!”
   
  酷哥仍然看着他傻笑,小柚看了看我这个巨型电灯泡,推了推酷哥的手臂,小声说,“有人在看,你收敛一点啦。”

  酷哥点头,但眼神完全没有收敛。

  正巧陈老板已经唱完一首歌,小柚赶紧脚底抹油,“我先去工作了,下一场要开始了。”
   
    “好。”酷哥揉揉他卷卷的头毛,用警告的眼神看着我,在小柚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今晚还有工作,晚点再来接你回家。”
   
    “好啦。”小柚也俯身匆匆吻在他的脸颊上,“慢点开车,不要着急,我等你哦!”
   
    酷哥满意的点头,起身朝我说了个“再见”,就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再一次目瞪口呆。
   
    所以说,业务繁忙的酷哥匆匆忙忙过来只待了15分钟仅仅是为了送一杯热乎的冰糖雪梨?!!
   
    呵。睿智的我到底是被什么糊了眼睛才会把小柚当成被抛弃的小可怜?!他明明就是被珍藏进蜜罐子里娇养长大的小宝贝!
   
    小柚又登台了,被甜汤滋润过的嗓音更加温柔伤感,他眼神破碎,嗓音微哑着唱,“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仿佛他是那个在爱情里没有姓名的暗恋者。台下泪腺脆弱的男男女女又开始拿着纸巾擦眼泪。
   
    但是,我——傅奶糖,本场低泪点的top 1,却第一次没有为小柚的歌声留下心疼的泪水。
   
    朋友们,听听我说的吧。
   
    如果你有幸来到迷途club听小柚唱歌,当他唱“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的时候,你完全不用心疼他。
   
    他有男朋友。
   
    他男朋友比你男朋友帅。
   
    比你男朋友会疼人。
   
    还比你男朋友有钱。
   
   
   来自一个单身穷狗的 善意的微笑. JPG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热度(855)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