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   

番外  
是谁抱了我的奶油小面包?!

  06
   
    林彦俊果然很坚持的走了严谨之路。直到艺术节结束,他和尤长靖的关系依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非常客气的停留在“好朋友”的那一步。
   
    超级农农有暗戳戳的试探过,试探的结果却令机智的他开始迷茫了。
   
    明明每天都和林彦俊在一起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尤长靖却完全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打算,反而天天把“好朋友”挂在嘴边,刻意对自己的Omega性别守口如瓶,并且要求陈立农不许透露不许搞事也不要过问。
   
    原本笃定尤长靖对林彦俊有好感的陈立农开始渐渐猜不透他的心意。

    陈立农:……(´._.`)宝宝委屈。
   
    尤长靖:闭嘴,忍着。
   
    各种助攻手段都无效并且惨遭嫌弃的陈立农同学被伤透了脆弱的小心心,终于决定不再掺和他们的事情,从此以后当一个高贵冷艳的路人。
   
    谈恋爱这种事,还是你们自己去操心吧。
   
    然而,卸下任务的陈立农同学并没有如愿变得轻松起来。今晚是音乐社的庆功会,陈立农同学依旧心很累。他英俊潇洒的室友林彦俊先生居!然!对自己的美貌产生了质疑!打扮整整三个小时还觉得自己的造型不够完美!
   
    他是魔鬼么?!长成那个样子还觉得自己不够好看?!!!
   
    总因为外貌而被心仪的Omega当成小朋友的陈立农同学表示非常不忿。
   
    其实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林彦俊先生终于决定打破他们之间的玻璃屏障,打算在庆功宴结束后向尤长靖坦明心意。因为吃不准尤长靖是否对他的性别有异议,林彦俊决定弱化自己性别及信息素带来的攻击性,改用情话及美颜攻击。
   
    所以今天的美貌必须是一百分!
   
    于是陈立农已经准备齐全坐在一边等了整整两个小时,林彦俊还在不紧不慢的挑选当天的“小巧思”。
   
    所以说,一个小小小小小配饰而已,到底要挑到什么时候啦?!
   
    陈立农无语望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林彦俊,快一点啦,我们快迟到了耶……”
   
    受到催促的林彦俊低头看了看手表,终于在两颗耳钻中快速的选择了一颗。
   
    终于走出门,陈立农很快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和林彦俊一起出门。这家伙平时就够显眼了,这次带着刻意打扮后的一百分美貌招摇过市,直接导致他们被频繁的拦住,搭讪,表白。后果是,两个人一起迟到了。
   
    尤长靖在酒吧门口等了整整半个小时,终于看见姗姗来迟的两个人。
   
    “你们在干什么?来很慢耶!”尤长靖等到全身发冷,红着鼻头气呼呼的抱怨。他怕里面太吵听不到电话,都不敢进去,一直在门口等。
   
    “对不起,路上耽误一点时间。很冷是不是?”林彦俊脱下围巾一圈接一圈的围在尤长靖脖子上。沉稳的灰色羊毛围巾经林彦俊的“妙手”变成一座笨重的水泥头盔,丑而完美的裹住尤长靖红通通的耳朵和鼻子。
   
    “是啦,很冷。”尤长靖被带着体温和香水味的围巾包裹住,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他推了推林彦俊的肩膀,催促他,“快点进去啦,大家在等我们。”
   
    气氛已经被炒热,社员们喝到面红耳赤,林彦俊和陈立农刚进去就被他们团团围住结结实实的灌了三杯烈酒。
   
    绚丽的灯光,炸耳的音乐,醇厚的烈酒,还有一群心情好到爆棚的年轻人。恰到好处的一切令气氛持续的高涨,酒气快速蒸腾,没一会儿,大家就有点醉了,空气中渐渐弥漫各种信息素的气味——在场的都是alpha和beta,没有会受干扰的Omega,就没人愿意刻意压制自己的本能。
   
    正嗨的时候,他们这一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陌生的大眼睛男孩子站在门口朝里面喊,“林彦俊同学可不可以出来一下?”
   
    是刚才在学校里搭讪却惨遭无视的人。居然胆子这么大,追到这里来了。
   
    “呦。”一个社员笑着推了推林彦俊的肩膀,“追求者?”
   
    “不认识。”林彦俊冷冷的拒绝,完全没有出去聊聊的打算。
   
    大眼睛男孩咬了咬嘴唇,迎着信息素的味道两步踏进来,仰着头看他,“你不出来我就在这里说喽?”
   
    男性Omega的热切示爱显然比酒精和音乐更具吸引力,社员们默契的关掉音乐,围着他们站成一圈,口哨声此起彼伏。
   
    林彦俊余光看到尤长靖带着笑意的脸,心里莫名的涌上一股烦躁,他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的走出去。
   
    “就在这说吧。”林彦俊叫住仍想把他往远处带的陌生男性Omega,抱臂看着他。
   
    男性Omega脸红红的,眼睛大而明亮,他走近林彦俊,身上透出淡淡的茉莉花香,“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林彦俊不适的皱起眉头。茉莉香气渐渐浓郁而缠绵。
   
    是利用信息素的蓄意勾引。
   
    Omega利用信息素来诱惑alpha,很卑鄙,却一向有效。但他料错了最关键的一步——林彦俊不是见色起意的种马,也不是对Omega手下留情的绅士,他退后一步,表情依旧冷冷的,还带点嫌恶,“对不起,我花粉过敏。拜托你离我远点。”
   
    K.O.
   
    自以为迷人的外表被无视,自以为诱人的信息素也被无视。迎着林彦俊无动于衷的脸,男性Omega第一次感觉自尊被按在地上摩擦,终于忍不住哭着跑掉了。
   
    林彦俊不战而胜潇洒转身,却见一群人堵在门缝那里偷听他们的谈话。包括尤长靖。
   
    林彦俊想,他刚刚的表现应该还不错。
   
    面对刻意勾引的Omega无动于衷,对信息素勾引也完美防御。他向尤长靖展示了这么好的自制力,应该会有加分吧。
   
    “林彦俊,你太绝了。”社员A朝他竖大拇指。“那个味道我都快忍不住了,你和他面对面耶,你是怎么做到的?”
   
    另一个也夸张的张大嘴巴,“哇,林彦俊,你真的是alpha么?你别是有什么毛病吧?你真的能闻到Omega么?”
   
    林彦俊觉得这是个表明态度的好机会,他深沉的点点头,“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味道,比起Omega,我可能更喜欢beta。”
   
    这算是奇怪的取向了。beta清淡的味道并不能引起alpha的性。欲,很少有alpha会主动选择beta作为伴侣,而beta因为难以承受alpha的性。欲,也很少主动选择与alpha结成伴侣。
   
    没想到身边有这样一个“异类”,社员们脸上浮现奇怪的神色。而被奇怪视线笼罩的林彦俊却不以为然。
   
    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从始至终,他只在乎一个人的心意。
   
    他看着尤长靖,想从尤长靖脸上找到一点特殊的情绪波动,却突然听陈立农说,“你是alpha诶,Omega也不是完全不考虑的吧?”
   
    喂。干嘛拆我台啦。
   
    林彦俊冷冷的瞪过去,陈立农突然咧了一下嘴,朝他眨眨眼睛,然后乖乖地闭上嘴。旁边尤长靖眯着眼睛歪头笑了一下,笑容甜蜜。
   
    得到笑容奖励的林彦俊得意了一下,Ok,成果很好。今天的胜率应该有翻番。
   
    这点小插曲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场子很快再度热切起来。林彦俊唱完一首歌,放下话筒,发现本该好好听他唱歌的尤长靖居然不在。
   
    “尤长靖哪里去了?”
   
    “唔,刚刚出去了。可能是去卫生间了吧。”
   
    林彦俊等了五分钟还没见他回来,决定亲自去找人。
   
    他推开包厢门出去,厚重的门隔绝了屋内的声音,走廊里很安静。
   
    他正想往卫生间那边走过去,却听见相反的方向传来奇怪的声音。
   
    “啊……农农你轻一点啦……很痛……”
   
    是尤长靖的声音。
   
    他扯着独特的马来西亚腔软绵绵的抱怨和呻吟,居然还叫着其他男人的名字。
   
    林彦俊脑袋里的那根弦“啪”的崩掉了。他两步走过去,看见令他头脑瞬间爆炸的一幕。
   
    陈立农和尤长靖单独待在黑暗的走廊深处,两个人头挨头靠的很近,陈立农的一只手放在尤长靖的脖子上,姿态暧昧。空气里是浓郁的奶油香气。
   
    “你们在干什么……”林彦俊强忍着怒气,咬牙切齿的询问。
   
    两个人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齐刷刷的立正站好。
   
    林彦俊两步走过来,眸光沉沉,身上积着一层仿若实质化的黑气,伏特加刺鼻的气味蠢蠢欲动。
   
    被抓包的陈立农暗暗的吞了吞口水,求生欲爆棚。
   
    这种形式如果不说实话,他怕是会被林彦俊当成情敌加绿茶婊活活打死,但是如果由他抖落出尤长靖的秘密,怕是会被尤长靖当成“卖哥求荣”的叛徒被念叨很久很久。
   
    怎么办?仄怎么办?仄两蓝!仄两蓝啦!
   
    最后还是求生欲站了上风,他站在尤长靖身后,利用尤长靖的视野盲区暗戳戳的指了指身后被扔在窗台上的针管,又指了指尤长靖脖子上还没来得及贴整齐的中和贴。
   
    是Omega使用的超强效抑制剂和中和贴。
   
    “你是Omega?!”
   
    无数的证据指向同一个答案——尤长靖是个奶油味的Omega。
   
    Omega还敢来这种场所!!!万一被混乱的信息素刺激到发情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他到底知不知道?!
   
    眼看着瞒不下去了,尤长靖索性摊手,“是啦,我是Omega。” 他迎着林彦俊怒气斐然的脸,有点焦躁的说,“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吧!我对你没有那种企图,也有在好好打抑制剂,贴中和贴,完全没有骚扰到你的鼻子对吧?难道Omega这么令你讨厌?当朋友都不行么?”
   
    林彦俊的心被他这一席话扎成筛子,他气到语结,脑仁痛一阵赛过一阵。
   
    陈立农迎着尴尬的气氛,默默举手发言,“啊……我澄清一下,我是他表弟。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林彦俊冷冷的瞪他,陈立农快速收回手,“啊,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脚底抹油一样开溜了。
   
    只剩他们两个,空气中是令人难堪的沉默,林彦俊整理了一下心情,长舒了口气,终于开口,“我没有讨厌Omega。”
   
    “只是不喜欢是吧,”尤长靖想到他闻到奶油味那一瞬间变得极差的表情,不服输的瞪着他,眼睛气到发红,也不知道自己在较什么劲,“你喜欢beta,我对alpha不感兴趣。隐瞒性别是我不对,但我们没有冲突,你可以放心。”
   
    刚刚立下的新鲜热乎的“喜欢beta”flag,转头就插在他的膝盖上,林彦俊气到语结。
   
    以尤长靖刚刚对alpha性别的抗拒,他今天的表白算是彻底告吹了。
   
    林彦俊两步靠近他,在尤长靖向后瑟缩着问“干嘛”的时候,将他脖子上的中和贴展平,贴好。

    空气中的奶油味渐渐消散,林彦俊长舒口气,额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脖子上青筋一跳一跳。
    
    他是比其他alpha自制力好很多没错,但来自心上人的信息素味道却令他难以招架。短短片刻,就憋红眼眶。

    尤长靖好像还嫌不够,睁着大眼睛回头问他,“以后还是好兄弟吧?不会因为性别歧视我吧?”
   
    去他妈的好兄弟。
   
    去他妈的歧视。
   
    林彦俊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从来没说过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但事已至此,为了安尤长靖的心却只能昧着良心点头。

    尤长靖,你可能不相信,我是那种想和你同床共枕的“好兄弟”。
   
    尤长靖得了他的点头,明显松了口气,笑眯眯的说,“你不介意就好,以后还当我是beta就好了。记得帮我保守秘密哦,不要告诉别人。”
   
    林彦俊还能怎么办?林彦俊也很绝望。他只能毫无灵魂的点头。

    他们一起回到包厢,里面正在嗨唱《我的好兄弟》。
   
    去你的好兄弟。林彦俊一听这个词汇都要头痛。
   
    社员热心的拉着林彦俊一起唱,被他摇头拒绝。他回头看向一脸心虚的陈立农。
   
    呵,好兄弟。不存在的。
   
    又转头看唱得起劲的尤长靖。
   
    呵,爱情。也不存在的。
   
    他的低落引起了社员A的注意,林彦俊看着茶几上空荡荡的果盘向他解释,“老天野。我的面包美了啦。”
   
   
(Dbq 我想再皮一会儿)
(请尽情心疼帅哥和农农)

热度(796)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