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发完
    ♡激情速打小甜饼
    ♡吃醋梗
    ♡伏特加味alpha橘×奶油味omega柚
    ♡与秘密同背景,与正文关联不大
    ♡一点点农坤一点点洋灵
    ♡萌属于正主ooc属于我

(已恋爱,已标记,已同居)

   
    事实证明,所有的团宠最终命运都指向团怼,团宠即团怼,无一例外。
   
    尤长靖对此表示很委屈。
   
    Omega性别显然更受大家青睐,尤长靖原本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自从公布性别之后,更享受到了一波超高规格的团宠待遇。
   
    被标记了?无所谓。
   
    矮个子小卷毛带着可爱的笑容和一身软绵绵甜蜜蜜的信息素招摇过市,奶油味里混入的稀薄的烈酒气味昭示着这个Omega已经心有所属,但这不妨碍大家以非恋人的角度欣赏他。
   
    尤长靖非常开心的接受着大家的善意,然后被吃醋的林先生教育得很惨。
   
    尤长靖哭着求饶,林彦俊他们对我好不是想抓我当男朋友而是把我当弟弟/鹅子/小动物而已,没人要和你抢男朋友的麻烦你清醒一点QAQ。
   
    制霸黑着脸say no,尤长靖只能委委屈屈地扶着他的肩膀慢慢沉下腰。
   
    Ok。安抚吃醋的男朋友是成为大家的小宝贝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尤长靖含泪忍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群人变了。
   
    他们开始喜欢聚众讨论(嘲笑)尤长靖的体重,对他的昵称从甜心变成了尤长胖,并以狂风过境的架势迅速席卷了整个校园。
   
    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尤长靖这个月又长胖了。
   
    尤长靖很沮丧,决定减肥成功之前坚决不去学校被大家围观,而向来阻止他减肥的林彦俊对此丝毫不劝阻,反而乐见其成。

   开玩笑,他对那些莫名其妙讨好他Omega的人不爽很久了好不好。
   
    对尤长靖体重的嘲笑还在继续,有人剪辑了尤长靖历年的表演视频发在学校论坛上,大家在赞美他的唱功的同时,当然不会放过最近正风靡的体重梗。
   
    陈立农将平板电脑递给林彦俊,屏幕停在评论那一页。“林彦俊,你心机真的好重耶。”

   给体重梗添砖加瓦少不了这位林先生的参与,短短两天,团宠变团怼你说厉不厉害?
   
    视频的剪辑者林彦俊挑了挑眉,“嗯?”
   
    陈立农乖乖闭了嘴。作为一个被高价雇佣的水军,保持沉默才是上策。
   
    林彦俊低头一条条评论的看过去,陈立农最开始带的一波节奏非常有效果,成百上千的调侃中间或夹着两条“没有胖啊”“刚刚好啊”“很帅气啊”之类的评论,因为没有引起共鸣而被埋没下去。
   
    突然,林彦俊的手指顿了顿,一条掺杂在调侃中的评论引起了他的注意。
   
    1106楼  我是一个小号
   
    没有胖啊,我刚抱过,软绵绵暖乎乎手感刚刚好 (/^▽^)/ 。
   
    陈立农笑着问他,“林彦俊,你够幼稚诶,开小号评论还带颜表情?”
   
    林彦俊抬头看他一眼,眼神冷到冻死人,空气中是渐渐浓郁的烈酒气味,“我没有评论。”
   
    “呃……”陈立农语结,在林彦俊的黑脸攻击下,解释道,“我觉得应该是误会啦。”
   
    他抢过平板电脑登录自己的小号,点开那个人的头像。果然是刚刚注册五分钟的小号。
   
    他点开回复,打字道,“这么说你抱过喽?”
   
    对面迅速回, “对啊,完全不重,还有奶油味,超级甜。是我喜欢的类型!╰(*´︶`*)╯”
   
    林彦俊的脸又黑了一层,空气里弥漫的酒精味已经有点辣眼睛了,陈立农求生欲爆棚,安慰他,“搞不好是恶作剧,长靖的味道全学院都知道诶。”
   
    陈立农安抚过蠢蠢欲动的制霸,回复对方,“我不信诶,今天都没有看见学长来上课,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对面发来一张照片。看起来像是咖啡厅之类的地方,光线柔软温馨,一双白皙的手交握着放在咖啡旁,拍照的人没有出镜,只露出一点黑色的衣料。
   
    是尤长靖的手。
   
    “有图有真相。”
   
    这几条评论迅速被顶上热门,同学们知道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关系,都在调侃他们在虐狗。

   可本应是主角之一的林彦俊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林彦俊的脸已经黑到不能看,陈立农怕他发飙,尴尬的说着,“等一下哦。”立即掏出手机打电话确认,对面很快接了电话,是很欢快的声音,“喂,农农?”
   
    陈立农如芒刺在背,小声问,“长靖,你在哪里?”
   
    对面完全没有起疑,爽快的回答,“我在家附近的咖啡厅。嗯……有什么事么?”
   
    “没有。”陈立农顶着制霸警告的目光迅速否认,“你今天没有来上课,我有点担心。”
   
    “我很安全,没事啦。我有事忙,先挂了哦。”
   
    尤长靖匆匆挂了电话,陈立农拿下手机一看,林彦俊已经快气死了。
   
    他咬牙切齿,“他今天和我说过要乖乖待在家里写论文。”怎么才一个小时不见就跑到咖啡馆还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吃了豆腐。
   
    林彦俊气冲冲的拿起手机拨号,对面依旧秒接,马来西亚腔又软又甜,可听起来只会让人火大,“喂,林彦俊?”
   
    林彦俊努力控制着音量和语气,“你在哪?”
   
    短短时间被骚扰了两次,尤长靖有点不耐烦的回答,“唔我不是说了今天要写论文嘛,当然在家……”
   
    林彦俊啪的切断了电话,握拳握得骨节咔咔响,空气中弥散的酒精味道已经是会中毒的那种浓度。陈立农呛到喘不过气,却难得大度的表示理解。
   
    哇,搞恶作剧却误打误撞撞到老婆出轨。这是什么电视剧剧情哦。
   
    陈立农看着他,仿佛看着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
   
    林彦俊的眼刀刷刷飞过去,陈立农赶紧收回眼神,举手表忠心,“农农什么都不知道,不关农农的事。”
   
    林制霸咬牙切齿的说,“**,到底哪个不要命的小子抱了我的小面包?!”
   
    目标很快得以锁定,据咖啡店老板透露,当时有三个人分别来见尤长靖。
   
    林彦俊气到眼前发黑。什么?!瞒着他见别的男人也就算了!见一个不够来三个?!还各个都是A大的风云人物?!
   
    自己创业小有所成的秦奋,坤音的小公子灵超,还有鼎鼎大名的蔡徐坤。
   
    陈立农看他一脸想打人的表情,赶紧澄清,“坤坤是Omega,不关坤坤的事!”
   
    “我有说过是蔡徐坤么?”他白了一眼陈立农,拿出手机打电话。
   
    “秦学长,您好!我是林彦俊,方便聊一聊么?”
   
    对面沉默了几秒,显然猜不到林彦俊要和他谈什么,出于礼貌,秦奋还是回答,“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在学校,可以电话里说么?”
   
    “请问您今天是不是见过尤长靖。”
   
    “是啊。”秦奋爽快承认。
   
    “那您有没有做过什么亲密的举动,比如说,您抱过他么?”
   
    对面低低咒骂了一声,朝电话吼道,“我艹林彦俊你不要害我啊!我有家室的人了你他妈不要乱说话!我只和尤长靖讨论了一下工作方面的事情,我对Omega不来电!你找错人了!”
   
    伴随着越来越远的“老韩你听我解释啊!”对面果断挂掉了电话。
   
    陈立农目瞪口呆。
   
    如此真诚而野蛮的问话。难道真的会有人顶着alpha暴走的危险承认抱过有主的Omega么?!
   
    林彦俊很快拨通了另一位的电话,“灵超么?”
   
    “啊,是我,”对面爽快的答了一声,“您是?”
   
    “我是林彦俊。有点事情问你。”
   
    灵超似乎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回答道,“哦,问吧。”
   
    “今天,有抱过我家Omega,尤长靖么?”
   
    “哎呀,今天忘抱了。”灵超很爽快的承认,语气还有点遗憾,“以前经常抱,咋了?”
   
   还真有啊。陈立农在一次目瞪口呆。这位灵超是何方神圣?挑衅alpha之前买好巨额保险了么?!

    林彦俊额上青筋直跳,啪的挂断了手机。“找到了。”
   
    他用力戳着屏幕,找到尤长靖的电话,“尤长靖!我十五分钟以后到家!”
   
    敢被野男人吃豆腐,还不止被抱过一次!洗干净屁股等死吧!
   
    林彦俊气冲冲的赶回家,尤长靖正窝在沙发上慢悠悠的打字。
   
    “尤长靖!我劝你坦白!”
   
    “嗯??什么??”
   
    尤长靖瞠大双目,手上的笔记本电脑被一把掀到地板上,然后被醋意汹涌的林彦俊压在沙发上干了个爽。
   
    战场从沙发一直延续到卧室,尤长靖被翻来倒去的作弄,直到实在忍不住的哭出声,林彦俊才善心大发的放过他。
   
    林制霸的脸依旧很臭,尤长靖委委屈屈的抱着棉被,白皙的肤色上是大片大片的红色吻痕,胸口有几个淤紫的齿痕,后颈的腺体更是被咬到惨不忍睹。
   
    虽然也有爽到,但这种床上运动实在太耗费体力,而且今天林彦俊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折腾得格外狠。尤长靖通红着眼眶吸着鼻子喊腰痛,林彦俊却脸臭的坐在床边沉默,完全不理他。
   
    被冷落的尤长靖有一点火大,用脚趾戳戳他的后背,“我说我腰痛,林彦俊你有没有听到?”
   
    对面幽幽传来一句 “没听到”,暴躁甜心终于忍不住了,一脚将林彦俊踹下床,“林彦俊!你又在发什么疯!你很不讲道理诶?”
   
    “什么?我不讲道理?”林彦俊满肚子的委屈也爆发了,他对着尤长靖软绵绵的屁股踹了一脚,“你呢?你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尤长靖委屈死了,瞬间忘记了腰痛,一骨碌站起身,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气势很足,“我哪有干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不要诬赖我!”
   
    见他死鸭子嘴硬,林彦俊将手机翻到论坛那一页,调出那两条评论给他看,“这个!这个你怎么解释?”
   
    尤长靖看了看那条评论,又看了看林彦俊的脸色,犹豫着问,“你……你今天这样,是在吃醋么?”
   
    林彦俊瞬间恼羞成怒,“我跟你讲,你不要转移话题!灵超都承认了!坦白讲,你们这样子多久了?”
   
    尤长靖眨眨眼睛,“我没有耶。”他居高临下的抱住林彦俊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只喜欢你一个!”
   
    果然很暖乎乎软绵绵。
   
    但林彦俊没有被这个冲昏头脑。尤长靖就是一个小骗子,他才不要被他骗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现在很生气!”
   
    “我知道啊,”尤长靖笑眯眯从他肩窝上抬起头,在他嘴巴上响亮的亲了一口,“但我很高兴。”
   
    烈酒融合了甜蜜的奶油香气,被磨掉锋利的那一部分,变得温柔而缠绵,让尤长靖的心也绵软成一片。
   
    他的alpha看起来凶,却是世界上最温柔的alpha。再怎么生气也好,他从来都不曾用alpha信息素压制过他。
   
    他讨好的蹭了蹭林彦俊的下巴,温声说, “林彦俊,我坦白从宽。那条评论是我模仿你的语气发的,图片是店员帮我拍,我以为你会认出来的。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抱过我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林彦俊和尤长靖使用颜文字是追求他时候留下的习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凶。他和别人说话从来不这样的,怎么想得到尤长靖是在模仿自己。
 
   他闷闷的说,“那这个不提,灵超有说抱过你很多次,你要怎么解释?”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轻声嘟哝了一下,林彦俊听到那是三个足够让他放心的字眼,“熊孩子。”
   
    “灵超才16岁,还没分化,而且他基因测试结果是Omega,你总不会连未成年Omega的醋也要吃吧?”

  他戳着林彦俊脸颊上消失掉的酒窝,轻轻的说,“你难道不知道么?尤长靖这辈子只喜欢林彦俊一个人,到死掉都不会变心的。”
   
    尤长靖看着他软和下来的表情,轻轻捏他的脸,“所以,林彦俊你误会我了,是不是要和我说对不起?”
   
    回应他的是一个汹涌的吻。
   
    “男人不会轻易说对不起。”

    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不是更好么?
   
    “今天教你一个好玩的东西,”林彦俊点着他的肚皮。
   
    “什么?”
   
    “蒸小面包。怎么样?要学么?”
   
    尤长靖亲吻他颊上酒窝的凹陷,响亮的回答,“要!!!”

   “但是,你剪辑我视频的帐要另算哦?”

    林彦俊一僵,酒窝飞快的消失掉。
   
    糟糕,掉马了。
   
    后记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林彦俊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我是木子洋。”
   
    林彦俊不知所以,嗯了一声,对方继续说,“我是灵超的哥哥,他干的好事我听说了。他没有恶意,就是……欠嗖嗖的,影响你们的关系非常抱歉。”
   
    林彦俊福至心灵,朝正在剥香蕉皮的尤长靖挑挑眉,后者回给他一个天真又邪恶的笑容。
   
    木子洋继续说,“小弟年纪小不懂事,我会好好揍他的。不好意思了。”
   
    “哦,没有。”林彦俊笑了笑,“本来想亲自动手的,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唉,教育孩子不容易。”
   
    “应该的应该的。”
   
    两个人虚伪的客套了一下,林彦俊挂了电话,将尤长靖揽进自己怀里。
   
    “看不出来,你蛮坏的诶?”
   
    尤长靖摊手,“哪有哦?”
   
    跟他有什么关系,还不是怪灵超欠嗖嗖。

指路小糖堆→奶糖biu的小糖堆儿

热度(1920)
  1. 无羡奶糖biu 转载了此文字
    甜晕,我爱奶糖❤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