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bq虐农了

        

04
   
    Justin果然来找他了。陈立农被堵在厕所的里间,抽水马桶“哗哗”淌着水流,空气中除了消毒剂的味道以外,还残留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玫瑰香气。
   
    刚刚陈立农倒进去的满袖子的玫瑰花瓣已经连个影子都找不见,但被毁灭的物证并不影响Justin的判断。之前那一片从陈立农袖口滚落的花瓣已经足以证明他的隐瞒。
   
    陈立农低头草草和他打个招呼,从他身侧绕开,却被抓住手腕一把拉回来。
   
    最年幼的弟弟一反常态的严肃紧盯着他,用郑重的语气说,“哥哥,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陈立农低头不语,仍是很明显的逃避态度。Justin气得咬牙,继续说,“花吐症真的会死人的哥哥!喜欢谁就说出来啊?!有什么了不得的?”
   
    陈立农突然抬头朝他笑了笑,没有什么恐惧的样子,目光里的坦然和冷静比气急的Justin要显眼。他低头摊开手掌,一片深粉色的玫瑰花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他喃喃道,“说了就有用的么?”
   
    Justin气结,陈立农却在笑,笑容刻意到有点刺眼,他将这最后一片花瓣丢到马桶里,轻声地说,“你不是说过么?心意相通才可以。我一个人告白是没用的,要他也喜欢我,我才可以得救。”
   
    “但是Justin,我喜欢的人是不会喜欢我的。我即使告诉他,他也绝对绝对不会喜欢我的。”他摊摊手,还是笑。
   
    Justin看着他的笑容,却觉得那言不由衷的笑意苦到了心底。
   
    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花吐症因爱而生。他们才17岁,稚嫩的年纪还不足以将爱这样沉重的字眼宣之于口,就碰上了这样难的题。
   
    陈立农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了Justin,我最近感觉有变好,可能明天就会好了。”
   
    “所以,你都不打算试一试么?我可以帮你啊!我们都可以帮你啊!”Justin急切的说着,“哥哥你真的很好!喜欢你的人那么多,只要你肯说,一定有机会的!”
   
    陈立农还在摇头,Justin不知道他在抗拒什么。就算喜欢再怎么样遥不可及的人也好,难道连试一试也不可以,就这样一声不吭的静静等死么?Justin怒其不争的重重推了他一把,将他禁锢在厕所的墙壁上,“哥哥!现在人命关天的时候了,你还犹豫什么呢?你也有查过吧?现在花瓣已经是深色的了,再晚命都没了!”
   
    陈立农看他急得脸红脖子粗,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用轻松一点的语气安慰,“Justin,我有在想别的办法好不好?我们是偶像哦,和经纪公司签过单身合同的,你不要一直鼓励我谈恋爱。”
   
    Justin瞠目,“陈立农!?你不会为了职业素养连命都不要了吧?”
   
    “没有啦,我有分寸的。我只是……”他停住了,不自觉的哽咽了一下,随即飞快重拾笑容,“再给我两天时间,”陈立农微笑着拍他的肩膀,“我会说的。”
   
    “我会试试的。真的。”
   
    Justin松开手臂,将陈立农从双臂之间狭小的距离中解放出来,“只有两天!如果你还不肯说,我就会把这件事告诉所有我见到的人,总有人会知道的!”
   
    陈立农摇头,“你要尊重我的隐私诶,这样是不对的。”
   
    “陈立农!”
   
    陈立农笑着摸摸他的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他低头看看表,“Justin你还不去练舞么?”
   
    Justin一拍脑袋,丢下一句“哥哥你好好休息啊!”就飞快的跑走了。陈立农哥哥生病了所以会有多一点休息时间,但他可是身体棒棒完全没有偷懒的理由啊!
   
    厕所门被掩上,狭小的空间终究归于寂静,Justin没有看到,自他转身以后陈立农瞬间黯淡下来的脸色。
   
    他可能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
   
    陈立农苦笑了一下,喉咙口又一次泛起强烈的不适。连续几天的咳嗽令他的小腹也疼痛难忍,他捂着肚子再一次咳到天昏地暗,一片接着一片的深粉色花瓣飘落在马桶里,几乎将白瓷底色全部铺满。
   
    他咳到双眼泛泪,眼泪和夹杂着血丝的透明涎液混着玫瑰香气滴落在马桶里。
   
    陈立农尝到嘴巴里有血腥的味道,喉咙被撕碎了一般剧烈的痛楚。
   
    他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终于牵动了饱受蹂躏的胃部,呕吐欲望难以自制的涌上来,陈立农“哇”的一声吐在马桶里。
   
    他没有胃口,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不断呕出来的只有透明的胃液。可即使是胃里早已经空空如也,他还是一直呕到几乎抽搐。
   
    太难过了。
   
    他跪倒在马桶边上,脸憋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崩出来,眼眶里都是泪水。
   
    厕所的门突然响了一声,陈立农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支着身子勉力按下了抽水按钮,然后就腿软的“嗵”一声摔在地上。
   
    异样的声音果然引起来人的注意,他这一间门果然被“啪”的一声掀开了,陈立农一手捂着被磕痛的膝盖,一边睁着含满眼泪的下垂眼抬起头,只能看见来人一个模糊的身影。
   
    “坤坤?”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怎么了?”蔡徐坤赶忙过来扶起他,将少年高大的身体完全承担在自己的肩上。
   
    “没事……”陈立农虚弱的轻声说,“早上没吃东西,可能是低血糖了,刚刚有点头昏……”
   
    “怎么能不吃东西,你现在不是在生病么?不会连药也没吃吧?你现在说话声音都变了,一点都没有好转。一个小毛病拖到现在还没好,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蔡徐坤还在絮絮叨叨说个没完,陈立农却噗嗤一声笑了,嗓音虚弱且喑哑,“坤坤,你变得好唠叨哦。有点像我妈咪。”
   
    自认温柔体贴却被嫌弃了的队长停下脚步,腾出一只手重重打了一下陈立农的屁股。
   
    陈立农配合的“哎呦”一声,乖乖的禁了声,下垂眼一眨一眨,无辜还带点讨人喜欢的狡黠。
   
    当弟弟的还是乖乖挨训比较可爱。
   
    蔡徐坤满意的搂上他的腰,将大了自己一号的陈立农稳稳的扶在怀里。
   
    陈立农还是有点重的。蔡徐坤将他扶回床上盖上被子,从床头柜里翻出药还有尤长靖私藏的零食和糖果,就着温水一样一样的喂给他吃。
   
    “你觉得有好一点么?”
   
    陈立农点点头,脸色还是很苍白。
   
    蔡徐坤探了探他额上的温度,没有发烧,反而有点凉。
   
    他将热水袋准备好放进他怀里,还是不太放心,低头看看腕表,“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陈立农赶紧摇头,“就是饿过头而已啦,去医院会被笑话的,我不要去。而且被媒体拍到会写很难听,我才不想看到‘陈立农节食过度紧急送医'这样的新闻。”
   
    他拍了拍蔡徐坤搭在他床边的手,“坤坤,我睡一觉就好,你帮我和舞蹈老师请一下假好不好?”
   
    “好吧。”蔡徐坤点头,低头拿手机按了两下,然后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睡吧,我陪你。”
   
    “不用了!”陈立农马上拒绝,情绪激烈到反常,蔡徐坤惊讶的望向他。
   
    “啊……”陈立农反应过来,“我只是不想打扰你训练,而且……有人在旁边我会睡不着……”
   
    “那好吧。”蔡徐坤站起身,将他的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起身将窗帘拉得更严一点。“你好好睡一觉,快点好起来。”
   
    “好。”陈立农乖乖的答。
   
    蔡徐坤低下身,亲昵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我走了哦。”
   
    “好。”
   
    陈立农窝在被子里,看蔡徐坤清瘦的背影慢慢移动到门口。
   
    他要走了。
   
    陈立农的喉咙开始发涩,嘴巴里泛起苦味,从心底蔓延上来的苦涩连他嘴巴里含着的薄荷糖也消弭不去。
   
    蔡徐坤“咔哒”一声开了门,抬起一只脚
   
    —— “坤坤。”
   
    陈立农突然叫住了他,有点急切。
   
    蔡徐坤疑惑的回过头,“农农?”
   
    陈立农支着身子坐起来,语气却突然沉下来,“没什么……”
   
    蔡徐坤疑惑的皱起眉,陈立农马上说,“没什么……我就想说一声。”他轻轻的,叹息一样说,“晚安呐。”
   
    蔡徐坤指了指手表,挑眉道,“晚安。”
   
    陈立农“嗯”了一声,突然低下头,低声说了句什么。
   
    蔡徐坤没有听见,问,“什么?”
   
    陈立农抬头,“没什么,你快迟到了。”
   
    蔡徐坤低头好好看了眼时间,果然是快迟到了,他推门出去,“我走了,好好休息。”
   
    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漆黑的门板隔绝了蔡徐坤的身影,陈立农终于有勇气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晚安呐是委婉的我爱你,所以,
   
    “坤坤啊,可以给我一个晚安吻么?”
   
    陈立农替他答了。
   
    他重重锤了锤自己的头,哽咽道,“不可以。”

热度(408)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