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林彦俊的沮丧并没有维持太久,尤长靖主动联系他了。

  属于尤长靖的兔子头像在闪烁,林彦俊点进去,就看见一个巨大的哭泣的表情。

  “林彦俊,我好饿,好想吃东西QAQ。”

  以往这种时侯,尤长靖早就以“夜跑”为理由偷偷跑出来和他吃宵夜了。以昨天他对米粉的垂涎程度,如果没有陆定昊阻止,他现在可能会抱着热气腾腾的大碗坐在他对面快快乐乐的嗦粉。

  尤长靖还在发牢骚, “陆定昊在吃炸鸡,味道超级香。都不给我吃,好过分QAQ。”

  “我好想吃一食堂的白米饭和粉蒸肉二食堂的麻辣烫和酸辣粉后街的米粉关东煮小龙虾还有老家的椰浆饭我什么都想吃我好饿QAQ”

  尤长靖又发了个哭泣的表情包,一个圆滚滚的卡通人物坐地大哭,林彦俊忍不住发笑,仿佛看到小卷毛想吃吃不到的委屈样子。

  所以说,又不胖干嘛折腾减肥啊,想吃就吃啊。

  他想了想,“我点外卖给你?”

  “不要啦,我不能吃。我刚量了体重,有点吓到。”

  林彦俊摇了摇头,打字,“不会啊,看起来还好。”

  “那是你没看见我瘦的时候。”

  ???瘦的时候

  那边静了几秒,尤长靖发了个自拍过来。一个应该是他之前的照片,一个是刚刚拍下的,两张图片拼在一起,确实能看到“细微”的差别。

  这张脸和那张脸比,确实有一点圆。

  “你看,脸圆了一圈!艺术节全程录像会给学弟学妹们看的,还会截取片段当宣传片,我不要胖着被截上去,那很可怕。”

  “……其实没有很胖。”

  “不用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再吃了!你不要乱买吃的给我哦!”

  ……

  “好吧。”林彦俊只好同意,顺便将聊天记录拉上去,保存了那张照片。

  尤长靖的减肥计划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顺利进行。

  他生病了。

  整整十天,一天一顿水煮青菜,饭后甜点是黄瓜拌西红柿,饿了就用温开水果腹,减肥效果立竿见影,但营养的缺失令他的体质变得脆弱,寒流一来,就理所当然的病倒了。

  尤长靖吸溜着鼻涕,将体温计递给陆定昊,陆定昊低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还行,没有很热,38°8。”

  What?快39°了好不好?!

  林彦俊的脸瞬间臭了几度。三天前尤长靖有鼻塞症状的时候他就有叮嘱他要记得吃药,照这个病情发展来看,尤长靖大概是一点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幸好他也不指望尤长靖有什么自觉,早就备了一些药物在包里随身带着。

  他将白色的药片和温水准备好,递给软绵绵趴在课桌上尤长靖,“药,吃掉。”

  尤长靖苦了脸,带着浓重鼻音的嗓音更加软糯,“药苦苦的!我不要!”

  他的任性让林彦俊很不悦,但病号最大,他只能深深呼吸忍住火气,想尽量“温和”的告诉他生病要好好吃药这个浅显的道理。身旁的陆定昊却早一步嫌恶的“噫”了一声,两步冲过来抢过他手里的药片掰开尤长靖的嘴巴扔进去并死死捂住,全然不顾尤长靖苦到飙泪,一边翻白眼一边挖苦道,“吃个药废话那么多!闭嘴吧你!”

  尤长靖的脸颊被捏到变形,药片融化在口腔里苦到舌头都麻了。他胡乱的扒开陆定昊的手,从林彦俊的手里抢过水杯咕嘟咕嘟喝的精光。

  他抹了抹嘴巴,冲着叉腰看热闹的陆定昊有气无力的骂,“陆定昊!哪有你这样当人朋友的!你想杀了我是不是?!”

  陆定昊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哇!吃个药而已,之前你病得轻不肯吃,发烧了你还不肯吃!干嘛,想热到自燃么?还撒娇——你也不是想想你那是什么语气,”陆定昊支着兰花指,添油加醋的模仿,“药苦苦的耶,人家不要吃了啦。”

  林彦俊受到强大的视觉冲击,觉得有点恶心,果然陆定昊也把自己恶心到了,“呕,好恶心。”

  可尤长靖的语气明明不是这样的,林彦俊默默地想。他听刚刚尤长靖说话可没会有揍到他失声的冲动。

  尤长靖果然发飙,三分真七分假的吼,“我哪有那样!?陆定昊!现在是怎么样,想绝交是不是?”

  陆定昊凶悍的叉腰,“好啊好啊,绝交就绝交啊,反正你现在有林彦俊,我们绝交他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

  尤长靖扬起下巴,“我看你不爽很久了我告诉你。我就想要林彦俊代替你的位置又怎么样,你不服么?”

  ……

  朋友间不痛不痒的尬吵还在继续,尤长靖被完美转移了注意力,将抱怨生病难受的重心转移到diss陆定昊身上。

  蛮好的,他们俩的友谊已经坚固到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乱开玩笑。

  明明是当不得真的玩笑话,林彦俊却被某个词汇微微刺痛了。

  他苦笑了一下。

  尤长靖。

  朋友这个位置,我可以拒绝么?

05

  陈立农发现林彦俊今晚格外的低落。

  以往社团活动结束之后,他都还蛮兴奋的,虽然那张冰块脸看不出什么喜怒,但信息素的味道都会变得温和,像被稀释过的酒精饮料。

  可今天,陈立农刚进屋就被烈酒的气味呛得打了个喷嚏,林彦俊像个酗酒过度的酒鬼,低着头坐在桌前,离他数米之外都感受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

  “又怎么了?”陈立农下意识的问。

  林彦俊是个百分百的爱情白痴,在确定陈立农另有心仪的omega之后就单方面的聘用他为自己的恋爱指导。看起来很幼的瓜皮头少年意外的稳重,与他截然不同的处事方法也给了他很多启发。

  林彦俊只有这么一个相熟的朋友,他需要指点,所以和尤长靖的事情一向是不瞒他的。

  他将今天的事情同陈立农粗略的讲了一遍,然后沮丧的结语,“我觉得我们相处方式比较像朋友。”

  这是当然啊。都还没告白就想过甜蜜的恋爱生活,有点想太多了吧。

  “我觉得你有一部分问题。”陈立农说,“我觉得学长对你很有好感,你是他身边唯一相熟的alpha诶,他以前都不和alpha玩的。而且他没有因为你的性别有防备或是怎么样,每天晚上和你出去约饭。”

  “这个问题他有说过,”提到这个林彦俊更沮丧了。

  那天他们正在进行社团活动,隔壁教室的男性omega发情了,甜腻的水果香味扩散到他们这一间,alpha们被刺激到发情,一度引起骚乱,直到警察来了才平息事件。

  连陆定昊家那个来接他放学的alpha男友都受到了波及进入了易感期,匆忙抓陆定昊回家解决问题,林彦俊却一直无动于衷,甜蜜的水果香气似乎不能扰乱他半分。

  小卷毛满脸兴奋的夸奖他,“林彦俊,你真的没反应么?太厉害了吧!”说完竟然突然靠近他,鼻子凑到他脖子上的腺体处用力嗅了嗅。

  温热的鼻息扑在他的脖颈。太近了。近到林彦俊微微抬手,就可以将小个子的男孩抱个满怀。

  林彦俊脑子里乱七八糟,在抱和不抱之间天人交战,卷毛beta却完全没有遐念,退后两步笑眯眯地看着他,很真诚的夸赞,“林彦俊,你信息素控制的好好哦,一点味道都没有,和beta一样耶,真的很厉害,和你一起真的太放心了,超级可靠。”

  这夸奖并不很令人兴奋,林彦俊反而很沮丧,“他都当我是同性,当然没防备。”

  “学长的话不是这个意思吧……”陈立农黑人问号脸。明明是夸你自制力好来着。

  林彦俊很固执,说,“真的更像好朋友。”

  “哎他们两个斗嘴的话真的没必要当真啦,我觉得学长不止拿你当朋友。你要确定不是很容易么?直接告诉学长你喜欢他不就ok了。”

  “不行,我觉得很不ok。”林彦俊摇头,“在确定他会同意之前我绝对不会说的,万一失败朋友都没得做。”

  是了,处女座的龟毛出现了。

  他喜欢的人对他的接近完全不排斥甚至有好感他居然不肯去表白?做个鬼的朋友,这家伙到底在犹豫什么?!

  陈立农决定要激他一下,“恋爱这种事需要一点冲动的!谁都不说要耗到什么时候?你真的是alpha么?怎么可以这么胆小?这样很不勇敢?”

  “不是不勇敢,”林彦俊继续说,“我是个很严谨的人。”

  陈立农:……

  行吧。那您慢慢严谨吧。

Tbc

(今天制霸得到助攻了么?
   嗯,没有。)

热度(816)

奶糖biu

HDDP_webX闭关写稿
‖本宫拼了

© 奶糖biu / Powered by LOFTER